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土耳其修宪公投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发布日期:2017-04-18 13:13    来源:网络整理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修宪公投中获胜,修宪条款将让他拥有掌控一切的新权力,开启他的独裁时代。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表讲话,宣布修宪公投获得通过。/视觉中国

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YSK)主委萨迪·谷文周日晚根据非官方结果确认公投通过。谷文告诉记者,支持阵营比反对阵营多出125万张选票,尚未计票数只有60万,这意味着总统权力扩充势在必行。

我们做了简单的梳理,让大家了解一下这个公投是怎么回事。

靠军事政变建立的政体

一直以来,土耳其政治是以议会制代议民主制的共和体制为框架(也就是议会制),奉行多党制,土耳其总理是政府的领导人。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民众街头庆祝修宪公投通过。土耳其语evet是yes的意思。/视觉中国

土耳其的政治体制以分权为原则,行政权由政府行使,立法权则属于政府及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司法则独立于行政及立法。现行的宪法在1982年11月7日起实施,宪法奉行世俗主义。

1980年4月,土耳其选举期间,由于左右势力势均力敌,选举旷日持久,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同年9月12日,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科南·埃夫伦发动武装政变,宣布解散议会和内阁,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埃夫伦将军自任国家元首,建立军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被视为1982年土耳其宪法的延伸,这部宪法是1980年土耳其军事政变所改编,为的是转移平民政治的权利。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鼓励土耳其人投YES的路牌广告。/阿依努尔

现行的土耳其宪法是于1982年11月7日在土耳其军政府时期通过全民公投所批准的,是共和国第三部宪法。宪法规定:土耳其是民族、民主、政教分离和实行法治的国家,大国民议会是最高立法机构。实行普遍直接选举。

982年宪法是土耳其最后一次也是最为暴力的军事政变的产物,主要是为了遏制伊斯兰主义政党力量上台执政,在该宪法中,军队领导人被赋予了极大的参政权,政党的活动大大受限,总参谋长除了有决定军队全部事务的权力以外,在日常国家事务中也可以直接或间接同政府机关部门联系工作。因此宪法中有很多限制因素也非常缺乏合法性,所以土耳其各政治集团都认为该宪法无法保障基本的权利。

埃尔多安的野心

土耳其总统是土耳其共和国的国家元首兼军队最高统帅,现在其政治权力属于象征性的,但有权否决法案、解散议会、重新举行选举,在2014年前,总统由议会选举,任期7年,不得连任。

土耳其第一部宪法规定绝大多数权力被赋予了国民议会而不是总统,即使是权势巨大的国父凯末尔担任总统的时候(1923—1938年)也力图维持稳定的议会制基础,他曾说过:“我国总统的唯一功能就是签署文件。”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民众街头庆祝修宪公投通过。/视觉中国

2007年10月21日,土耳其全民公决通过宪法修正案,这项宪法修正案将现行的议会选举总统制改为两轮投票制的全民直选,2014年8月,担任了11年总理和正义与发展党党首的埃尔多安通过全民直选当选土耳其第12任总统,算是初步成功上演了普京模式。自2014年起,总统任期由7年降至5年,可以连任一届。

若埃尔多安可以连任,他的任期降到2024年,这段时期正好覆盖了土耳其实现百年梦想的阶段,到时候埃尔多安可以在土耳其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政治名望。

抓捕异议者

2015年12月23日,埃尔多安在安卡拉他那豪华的总统府会见了一些农村领导人,在谈到总统制的时候,他强调,人们需要就此进行讨论:“既然今天世界上的大部分发达国家都是总统制,我们为什么要害怕、放弃和逃避它呢? ‘总统’这个事已经成为我们人民的清晰且强烈的要求。”

简单来说,土耳其再度提出总统制,最主要的原因是埃尔多安认为条件成熟了。埃尔多安认为,在土耳其的内政和外交上,他的政权都得到了巩固。按照埃尔多安自己的说法,现在的土耳其实际上已经是总统制了,他在党内和国内的威信都无人可以撼动,所以修宪的法律程序推动起来会很快 。

土耳其最近几年经济下滑,国内的矛盾增多,特别是恐怖主义袭击和民族分裂的势力上升,这种情况下,民众求稳的心态存在,希望有一个强权的政府、一个以埃尔多安为代表的强权政府来维持国内秩序、保障国家稳定。

土耳其修宪成功,又一个独裁国家诞生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反对党支持者关注修宪公投开票,民众神情由喜转悲。/视觉中国

另外,叙利亚难民问题为土耳其争取加入欧盟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重启入盟谈判对土耳其而言是一个来之不易的进步,尤其是过去,反对派对正义与发展党的保守性予以攻击,说它在加入欧盟的问题上毫无作为。因而埃尔多安从议会制转向总统制的努力,在民众中是有支持率的。

再加上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后,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使得埃尔多安可以通过颁布法令来领导内阁、统治国家,议会和司法监督的功能减弱。实行全民公投的宪法修正案实际上将总统已经承担许多紧急权力常态化。

自去年未遂的军事政变之后,土耳其的独立媒体一直处于沉默状态,2016年以来已有160多家媒体和出版社被关闭,目前有超过120名记者和媒体工作者被判入狱。 超过十万名公务员在没有经过正当程序的情况下被立即解职或暂停履职,其中有超过4.7万人在监狱等待审判。他们面临参与政变或恐怖组织的指控。他们被认为参与“葛兰运动”,这一运动被土耳其政府定义为恐怖组织,或是参与了政府认为与持有武装的库尔德斯坦劳动党(PKK)有关的库尔德政治行动。这些“囚犯”包括反对党人民民主党(HDP)(亲库尔德族)的两个领导人和11位该党派的其他议员。